《匈牙利狂想曲第二号》管弦乐版 1978年卡拉扬与柏林爱乐乐团

[ 2019年9月4日 ]



郑重声明:除非注明“摘自、源自...”等字样文章,其他均为本站原创作品。任何机构和个人转载,必须注明出处“演奏家网”,并保留该文网址链接。谢谢合作!


   本文作者:琴思

 

我们要看的《匈牙利狂想曲第二号》是经奥地利作曲家弗兰兹·达普勒改编的管弦乐版,原版为弗兰兹·李斯特的钢琴曲。

这是1978年柏林爱乐乐团新年音乐会上的曲目,卡拉扬指挥,柏林爱乐乐团演奏。

在李斯特19首《匈牙利狂想曲》中第二号最为有名,这不仅因为篇幅较长,主要还是它最能体现匈牙利民族特征和匈牙利吉普赛人的性格。

第二号采用了大家最为熟悉的《查尔达什舞曲》的结构(拉绍与弗里斯慢快结合),旋律呈现该舞曲的鲜明特色。听罢全曲我们不由感到,表现民族深重的“拉绍”缓板与描绘气氛热烈的“弗里斯”急板,在音色、织体丰富的交响乐团演绎下,其意境较之于钢琴,色彩更为斑斓、内涵更为深刻。

当然,钢琴版第二号集中表达了李斯特的创作初衷。他是“钢琴之王”,音乐作品首选心仪的钢琴再自然不过。集众多技巧于一体、善于渲染多声部的钢琴,华丽、宏伟,令许多乐器望尘莫及。

第二号创作于1847年(匈牙利民族反抗帝国统治时期),此时李斯特正值青壮年,已对本民族音乐有着独到和较全面的理解,所以在他《匈牙利狂想曲》系列曲目中,都能充分利用匈牙利人、吉普赛人的民间曲调和舞蹈素材,写出有血有肉具有浓郁民族特征的作品。

除了中心乐段“拉绍”和“弗里斯”,第二号开头还有一个简短的前奏,即升C小调的绮想曲,它那宽厚深沉的主题为接下来缓慢的“拉绍”作了极为准确的铺垫。

一言以蔽之,如果说前奏和“拉绍”节奏舒缓深重,是对忧郁和伤悲心理的刻画,“弗里斯”则反映了民族乐观、奔放积极抗争的一面,两两相比相互映衬,揭示了当时的社会特征和民族的精神面貌。

只要我们抓住了其中要点,就不难理解这貌似抽象的《匈牙利狂想曲第二号》。

相关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