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湖派琵琶艺术的美学特点

[ 2015年10月23日 ]



郑重声明:除非注明“摘自、源自...”等字样文章,其他均为本站原创作品。任何机构和个人转载,必须注明出处“演奏家网”,并保留该文网址链接。谢谢合作!


  平湖派琵琶艺术在乐曲处理与演奏方面有着鲜明的特点,蕴含着深刻的美学追求。它深受中国传统音乐美学思想的影响,同时又具有浓郁的民族民间音乐色彩。

  平湖派具有代表性的作品 -一《南北派十三套琵琶新谱》开篇第一首乐曲《阳春古曲),是用民间乐曲《六板》改编的一首较为成功的乐曲,在我国民族器乐中如筝曲《高山流水》、《天下同》琵琶曲,《飞花点翠》江南丝竹,以及《花六板》等等都源于《六板》的主题,长期以来这一曲调发展变化中深深地扎根于民间,受到人们的普遍喜爱。《阳春古曲》热烈欢快,清新流畅,从中可以使人们捉捕到春色祥和万物生辉的气息,领略到大自然美景所激发起的喜悦,感受到一种朝气蓬勃向上的力量,平湖派琵琶在演奏此曲时追求一种紧凑严密、声调铿锵、丰满华丽的美学效果。朱荇菁先生力主弹此曲“应以快速华丽为上”。此曲经过朱先生的润色加工较原谱更为花簇,技巧亦较前繁难,甚至朱荇菁先生发出“手生五指抚感不敷应用”的感叹。花簇、繁难,正应了中国一句成语“难能可贵”,难能而能常常可产生美的事物,因此16世纪意大利批评家卡斯特维特罗说,“欣赏艺术就是欣赏困难的克服,克服演奏中的困难,就是难能而能,才会有美可赏,好似以鸾鹤冲云之势领超奇,以水到渠成之理还自然。
 
  在《浔阳琵琶》这首乐曲的处理上,平湖派则力主“只求淡远,不尚铿锵。演奏此曲时的风格确乎是淡的,但不是无味,而是淡雅委婉,并以此形成它特有的风格。这里的“淡”给人以轻松清新,舒适雅致的感觉;淡雅起了一种廓扩胸怀、舒怡心意、养性远志的作用,给人以美的享受。正如大诗人苏东坡所言;。势势峥嵘,辞采绚烂,渐老渐熟,乃造平淡。正是绚烂之极归于平淡。杨少彝先生强调演奏此曲应以优美细腻为上,以韵味为重,声调则次之,逐段间以大段打、带,虚按中似有实声。老一辈先生在演奏打、带的同时,右手做弹拨摆动之势与左手相呼应,虚音虚势遥相结合,给人一种难以言表的美妙之感,体现了贵淡不贵浓的美学追求。
 
  平湖派的美学追求是多方面的,仅就文曲和武曲的处理而言,就有着鲜明的区别与不同。其艺术品位深深地根植于中国传统美学的沃土之中,有着意念深远,含蓄隐秀,形象生动而又深邃奥秘的特点。演奏中,不同的乐曲可以生动体现不同的个性,表现不同的美感。平湖派琵琶演奏正是基于这样的艺术追求,从而形成了颇具特色的美学品位。
 
  音乐表现人的情感形式是特殊的,也是多样的。无论拘于何种形式,其目的都是唤起人的想象,只有通过想象人才可能从音乐中获得美感,平湖派常常喜欢追求一种似断似续的情思,演奏上多包含着一些惚不定的东西,贯穿着丝丝深远奥秘的意识,体现在音乐表现上就形成了特有的模糊性质,且带有理性的思辩意味,犹如老子的“大音希声”思想,不可明喻,叉无所不包。就拿著名琵琶曲《平沙落雁》来说,这是一首富有深邃哲理性的乐曲,虽然表面上,此曲以写景为主,但深入整体分析,它又是通过雁的音乐形象来喻示一种情操、一种人生的态度。雁是一种颇具灵性的侯鸟,有组织,有纪律,一生只婚配一次,孤雁更有奉献精神,有诗人竞发出“人不如雁”的叹息,可见雁的精神感人之深。《平沙落雁》全曲层次分明,意境美妙,演奏中运用“拿按”摹拟雁的叫声,甚为巧妙,其效果存于似像非像之间,人们似听到了雁的鸣叫,雁阵横空的景象仿佛就在我们的眼前,人们似乎又听到了雁的哀鸣,孤雁守夜的情景在我们的眼前不断闲现……正是这情给了景以生命和灵魂。《平沙落雁》借景抒情,它用理想化了的雁喻示人的意志与品格,借助优美动听的旋律,把人们的遐想带到了一个理想化的境界中,我们的心随着趺宕起伏,流畅眺动的音符在蓝天白云中翱翔、升华。平湖派在此曲的处理上没有停留在对雁的表象模仿上,而是在似像非像之间去追求一种韵味,寄托一种情思,赞美一种精神。
 
  音乐表达^的感情的力量是巨大的,在许多方面是语言无以比拟的,通过它不仅可以揭示出我们丰富的感情活动,同时也可以折射出我们的意志与思想,平湖派琵琶艺术常常通过含而不露、余韵袅袅,含蓄隐秀的特点,展示音乐的魅力,表现人们的审美追求,犹如中国古典诗歌那种不可言传只可意会的韵味,使中国古典美学思想在这里熠熠生辉。
 
  杨少彝先生在《郁轮袍)的教学中指出t描写战争的乐曲“就表面论应具有战争的气氛。声调要昂扬,音要铿锵,但不要过分地强调杀伐气氛,要以音乐为主。倘若一味追求人为效果,可能会产生喧宾夺主之弊。”这也是我国传统美学思想在音乐、文学,绘画,戏剧等艺术领域里诸家共同遵循的一条美学原则,必须含蓄蕴藉地状物、写人、抒情。杨少彝先生在谈论文曲《浔阳琵琶》这首乐曲时指出:“字句虽细弱而能辨其音,指下技巧虽虚而能察其动静,实可用似弹非弹,若断若续两句话概括。’似弹非弹、虚虚实实、若断若续,时有时无,给人一种隐隐约约朦朦胧胧的感觉,这感觉好似在云雾半遮半掩的情况下观看长江三峡的神女峰,把人们带入。半人仙境半人间”的意境。时隐时现使人们处于一种不满足的状态,而激起更加浓烈的欲望。
 
  杨少彝先生在谈论《塞上曲》时指出“出音力避嘈杂,以吟揉得体、推拿适宜为上。¨弦外之音过分的多。”“恰到好处为妙。’先生指出的“得体¨适宜¨过分¨恰到”等,我以为这正是一种度的要求,快慢强弱音质音色等变化都有个度的问题,这在琵琶演奏中应是高品位的追求。一言以蔽之,台蓄隐秀使音乐美感纯化、增殖,使美感不衰,能使人们欣赏音乐的时候进入创造性想象的天地。
 
  艺术是离不开想象的,在塑造艺术形象的过程中.音乐所留给人们的想象领域是最大的,它不像视觉艺术那样直观,也不像文学艺术那样具体,它留给人们一个上接千古、包括宇宙万物的思维空间,塑造一个个音乐形象。虽然这种形象带有意象性,比较模糊抽象,并且要和人们丰富的想象相结合,但它同样是诩诩如生、深切感人的,同时又是具体的。在《平沙落雁》这首乐曲中,有对雁叫的摹拟,雁的形象很具体,而更多的是对雁的精神的赞美,这样才能注入乐曲以生命。平潮派琵琶艺术就是在这一系列平凡而独具匠心的艺术处理中,表现了自己的特点,从而显得韵味十足,深邃奥秘。
 
  平湖派琵琶对于美的追求标准是多元化的,它丰满华丽,淡远流畅,含蓄隐秀,寓情于景,当然还远远不止这些。就《南北派十三套大曲琵琶新谱》这部书的形成,汇集了南北两大派的成就,参与此书校对工作的琵琶大家就有十多位,各种艺术思想都会在书中得以体现。另外,在我国民族器乐史中,尚未发现某一流派事先宣言,而后投入实践的,他们往往都是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逐步丰富完善形成的,艺术风格特点、美学观往往都存于只言片语之中,也正像法国大雕塑家罗丹说,‘美是到处都有的,对于我们来讲,不是缺少美,而是缺少发现。就平湖派遗留艺术思想研究而言,本文倪处在初级阶段,还不够深入,不足与欠妥之处,望指正为盼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本文作者为任鸿翔先生
 
 
分享到:

喜讯:关注微信公众号“演奏家网”的朋友,另加微信”w58158d8“,免费咨询你乐器学习中遇到的疑难问题,老师为你一对一解答(加微信时请注明”演奏家网“字样)。

相关文章:


发表评论(或提出器乐疑难问题)